即使這個突破了,還是你們要跟桃園協商,這個當然是有難度。另外一個是比較釜底抽薪的,我們還是總量管制的情況下,從個人或者是多元化那邊,也就是有沒有可能在不同型態裡面互相留用,不是這邊大家都想要加入合作社,但是其實加入不了的情況,那邊可能符合個人資格的可能還沒有到這麼多的情況,這個是一件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