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比較辛苦的是在前面的溝通,因為如果突然來的話,大家其實是沒有準備的,像我們在推動這個首長來臺灣的事情,其實這個是每一年的6、7月就開始,大概要做到2月份才可以確定有多少個首長,實際上因為我們在推動,我們就知道我們的外交處境真的是很辛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