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要提到的是,幕僚團隊有考慮到國際松是選後才開始,所以選後的外交策略,是不是跟我們現在想像的相同?所以當時幕僚才希望國際松邀請怎麼樣的夥伴,或者是這個夥伴的定性要是什麼,甚至是不是直接找OCP,也許是選後再來決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