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有的時候,像我這邊的卷證如果沒有完全掃描完就會先遞給你,你掃的還不能用,所以還要把這個卷借回來再掃一次,這個是很瘋狂的狀態。當時他們需要的其實只是一個人,也就是我,因為新北市有試辦過一陣子這一種卷證電子交換,他們用了一些加密演算法等等,我當時只是需要出來跟兩邊的院長,像行政院長跟司法院長講一句話,其實這一種電子直接交換,比起分別掃描,然後再分別建檔,其實這邊資安上是比較安全的,然後這邊洩漏的機率更大,其實他們只是需要有人出來講這一句話,因為講了這一句話,如果爛掉就是我的責任,並不是他們的責任,他們就一直推。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