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陳經理也有提到國內這一種小農小魚,其實也有提到很難賺錢,我們到最後都在討論到國外的這一件事,臺灣是不是可以打團體戰,我們以現在的經驗是很多產銷班在打團體戰,但是我們聊的是,但是臺灣要整體去打團體戰,以日本為例:第一個是生產線是不是可以跟國際接軌自動化、機械化;第二個是品牌,像日本和牛,不管是哪一個產地,就是日本和牛,臺灣有幾個物種來打品牌?第三個是促進團結合作來做管理機制,因為時間上有限,管理機制就要避免大家加入,然後會有破壞品質的情況發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