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是必須要有一個norm,怎麼樣是大家所接受而習慣的,這個好比像政治獻金,以前只公布統計,單獨要個別去監察調閱,當時是norm,好像也沒有人抗議這個norm,然後就出了一群比較奇怪的人,像g0v的Ronny等等的人,他們主張不只監察院要做監察,我們也要做監察院,因為我們要做一個投票指南,所以就走進監察院,把這一些用A4的紙影印出來,鄉民都看過,非常感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