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就像我如果對公投經過很充足的審議討論,但我進投票亭的時候,我先蓋市長的名字,我腦裡馬上就進入二元對立的狀況,這個時候要回想公視「有話好說」的內容,不太容易。所以我覺得代議年討論這個的政治成本比較高、審議年討論這個的政治成本比較低,這個是我的第一個觀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