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想的是,如果在選舉期間,不能使用這一些技術湊在一起為各黨派所默許作為準則的話,很快平台就會接受到這一種自律的要求了,就會跟我剛剛所講的,像一些極端分子能用直播砍頭來招募人員,或是一些好比像對於不足年齡朋友們的一些性剝削影片等等,可能會被放在有一點類似的位置,也就是法有明訂,而即使法無明訂,讓這一些東西流傳的平台,會公認為不道德,我的回答是這樣。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