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很大的阻力是跨世代溝通,這是最大的阻力。我講了一個很具體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大家每個禮拜聚到同一個地方吃我們這邊的主廚,他擅長分子料理,每一次都有好吃的東西吃,像在宜蘭蘇澳,他們當年是炒米粉,不管是什麼東西,都可以拍桌,不要翻桌,大家吵得太兇,不同的世代看事情都不一樣,下個禮拜還來,就是一直吵到互相瞭解為止。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