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們的想法是,如果在產官學研社形成一個願景的時候,也就是區公所的常任文官加以紀錄,不管首長怎麼樣變化,縣、市長是誰,至少共同願景是在我們的公務系統裡面有一份的,這個時候就比較不會因為這個縣市首長的更迭,而變成好像我們本來已經談到一半的,忽然通通推翻變成他的派系人馬進來,而是一開始所有的派系都覺得這個是共同的願景,所以對於這樣子的一個願景永續性,在地方創生上是有幫助的,但是這個並不是我們要求社會部門多做什麼,這個是我們自己去擺脫很像每一年、每個部會要求寫一些提案、計畫書,很多青年返鄉做的事情,很多是兩個月都在寫計畫書,一個要拆成給水保局、文化部或者是教育部什麼東西的版本部分,錢下來之後也只有半年可以做事,然後馬上就要核銷,青年又跑去做核銷的事情,這個是浪費青春的狀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