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先建立感情,然後再開始做一點事情的這個,很慢的、悠長的五年以上社區營造的工作,現在從年輕人的角度來看,除非有一定程度的主導權,不然為何要返鄉?在大都市習慣這一種協作式的方法,去做全世界的永續發目標的倡議,不是很好嗎?為何要回到地方?這個就產生出了一個不同的價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