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是非常好的問題,要理解其實早在總統民選,也就是96年之前,其實我們剛剛講的這一種開放式的,那一種叫做「合作運動」,這個事實上是百年前就有的東西,包括在基進的革命者孫中山老師的倡議裡面,甚至我們今天《憲法》裡面都還有說國家應該要「獎勵與扶助合作事業」。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