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怎麼辦?「路易莎」咖啡可以從型錄裡面找到同樣提供鮮乳的供應商,但是他講得出正面的社會跟環境效益,他們就找到了鮮乳坊,他們就說「我們現在不但不用那一家被抵制的供應商了,而且改用大家群眾募資都參與過的」,因為眾人之事、眾人助之,這個是鮮乳坊的一部分,你們可能已經掏錢參與過正面成立的品牌,我們一年跟他採購幾百萬,事實上很多,已經變成供應鏈的重要夥伴,可見現在「路易莎」已經有社會價值了,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