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經濟加社會部門的正當性,永遠是贏過公部門,現在之所以公部門沒有辦法架這個平台,因為經濟部門跟社會部門是對立的,但是如果經濟部門扶社會部門的創意或者是還我特色公約聯盟,社會部門取得很高的正當性,但是畢竟不是專家,所以你們是可以幫他們快速達到想要的目的,這個時候社會部門等於是借給你們正當性,像全家一天到晚跟勝利基金會或者是上個來找我的是做碳足跡或者是跟天和鮮物開概念店,也是這個例子,全家想到的時候並不會想到很永續或者是對社會永續等,現在因為這些概念店,等於幫全家的品牌有點翻過來的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