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想到院的層級可以加入協力,CSR可能可以成為指標,標案有沒有可能有CSR指數當作參考,如果長遠來看這一題,現在還在起跑線的零,企業不一定要綠能,也可以做文化,但有些是來承接政府案子,如果長遠政策要期待大家除了綠能,文化部倡議的並不是直接列到法條,而是文化發展也可以社會公益的認定,企業來拿標案,他如果做到某些CSR可以當參考值,但這是很長的路,指標可能還要有量化東西,SROI指數怎麼算是另外一大part,我們這些東西都要推行了,但這一點可以思考。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