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你剛剛講現在不要再翻過去科技部的,就是因為你這個提醒,所以才要請廉政署針對近年來的案例來做調查,我必須要這樣講,就像問教育部這件事跟他有沒有關係,如果過去廉政署核銷案件,都不是教育部的制度有問題,教育部就不用再來,說不定回去統計完之後,跟科技部無關,下次就不用再來,只會討論有問題的要點,這樣你理解嗎?所以跟科研經費,搞不好有沒有關係是一個問號了,你剛剛的提醒很對,因為確實副司長提案的時候是聯想到101年的案例,這個對你們來講或許不公平,你們也說做過改革,說不定廉政署回去一查,確實現在跟科技部申請經費的教授核銷都很順利、都沒有人觸法,因為你們現在的要點做得很好,先讓他們做個統計,搞不好下次就不用再來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