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剛剛副司長在開頭的時候就講了,他認為這個是制度上設計不周,導致一個人犯罪、十個人組織犯罪,成千上百個人都是制度的問題,所以不小心掉下去,並沒有說這些人是居心叵測,除了貪污的少數人以外,也有可能是有些經費在現行制度下明明需要這筆支出,但是因為報不了,所以從其他的地方挖東牆補西牆,這個是我的猜測。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