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理拉開一個距離,物理上學習耳塞,別人的憤怒也是可以感受到,但是這個憤怒比較可以變成同仇敵愾,誰來把現在在現場這種大家對於黑箱不滿的情緒變成有道理的論述,讓大家知道未來只要不要再用同樣的方法,而是用開放政府的方式來討論事情,就不會再有像占領立法院的必要性發生,所以當時我就花很多時間,包含我之前有翻譯分開與希望的網路等等片斷,當時就浮現在腦海裡面,幫忙這些公民記者們報導當時占領立法院的每個角落等等,所以那個憤怒還是有沖擊力,但是我一下子就問說未來這個事情是不是不是不要再發生、可不可以不要再發生,第二個是我現在怎麼樣的事情,雖然有不同的立場,但是看到一些共同的價值,大概就是秉持不斷問自己這兩個問題,就可以變成比較從怒怒到樂樂的情緒。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