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時我收到有人邀請我去聯合國的論壇就是網際網路治理論壇,我是正式受邀,也有東西想要分享,但是收到一個訊息是進入辦公室、大會必須要檢查護照,檢查護照除非我自己臨時去弄別的國家的ID,但是我們公務人員禁止多重國籍,所以沒有進場的可能性,我必須要想一個比較創造性的方法,所以確實那個時候不只我,我想很多外交部的相關人員都徹夜未眠附身在一個場合,最後想到就是機器人,也非常感謝故宮,因為故宮博物院率先讓我採用360度的攝影機在故宮南院去參觀日本的國寶,像多拉A夢等等的那些事情,傳統上在那個展覽上是不可以錄影、拍照或者是直播的,等於有點打破那個限制,無論如何不直播了,而且直播的時候,大家附身在我的身上問故宮院長一些問題,當時是非常正面的經驗,當然在走到剪票口的時候,機器人差點撞上,第三代不需要再按上下左右鍵,只要點空間中任何一個空曠的地方,就會像掃地機器人找到路過去,不會像上次差點絆倒,也在MIT媒體實驗室也絆倒過一次,在媒體裡面也是,在許多次的聲距教學之後,到日內瓦的聯合國場合的時候,就比較駕輕就手了,那個時候就採取附身在double 2的方法上,去跟國際的朋友們進行討論;當然我們也看到PRC的外交官在場有些抗議,最後也沒有離開那個房間,表示這並不是我人在現場,雖然是1秒鐘前才錄的,但是他從頭待到尾,一個新的外交常規就這樣子發生了,從這樣子發生之後,因為像我們講的實驗情況之下都沒有直播的,之後就有很多聯合國的組織,或者是USDN或者是聯合國自己的會議在邀我的時候不會像以前綁手綁腳,就創造出相當多的空間。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