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民主自由的政體,我想一定會有激烈的衝突,而且這是件好事,如果不是如此的話,像我常常說有一陣子像TVBS有個民調,像指揮中心的所有做法,包含電子圍籬等等,已經有百分之九十一的朋友贊同,我們說:「要特別感謝百分之九的朋友。」如果不是他們的話,我們就不用給出交代,就不用當起給出交代的責任,因為還在憲政的體制之下運作,而且還有百分之九的人說沒有把這件事講清楚,像資安處的朋友就必須要給出簡報、報告,包含跟立法委員說明這套東西如何運作,他們的努力也有回報,因為在那之後贊成度到百分之九十四,也很感謝百分之六的朋友又不斷提出一些激烈的論點,希望我們講得更清楚一點,大家一定都是在互相衝突裡面去求取進步,像我跟Harari說的,如果不是有菲律賓海板塊在一邊的話,不斷有地震的話,也不會有地震先期國家級警報的系統——不是講這個,而是玉山也不會每天往上升,每年累積下來2至3公分。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