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因為我剛剛講touch螢幕的部分,我覺得它是身體的一部分,這是幻覺,並不是真的是我身體的一部分,如果真的是身體的一部分,裡面的運行規則,我的意識層面應該是可以透過像冥想、淨心或者是皮拉提斯的方式慢慢建立對他的掌控,但是如果在這裡面運行的演算法並不是我自己寫出來的,事實上在這裡面有另外一個邏輯在作用,也就是他跟我並不是我的真的身體關係,像剛剛講的是共生,但是很多時候是寄生的關係,並不依賴於我,但是我心理上變成依賴於他,這時主客的位置就調反了,變成他才是主體,我變成是他的配件了,這樣子當然就是哈拉瑞最不想看到的情況,就是大家變成AI的配件情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