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距工作是很好的例子,因為遠距工作不是在家工作,並不是巡迴全臺灣,是實際受到影響最深的朋友們,像勞動合作社的朋友、儲蓄互助社的朋友、原住民族的朋友,一般政策制定的時候,他們的聲音比較難傳到台北來,很多是因為交通的關係,我們可以網路取代馬路,就是我一個人過去,但是在台北市社會創新中心(仁愛路三段99號)的十二個部會朋友可以透過雙向跟多向的朋友在第一線碰到的問題,以及他們的創新怎麼樣增幅到各個部會,就是不要擋他們的路,這件事實我覺得是非常重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