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個,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看到像高階的官員跟資深的朋友是不會來用這種視訊系統,也不會來嘗試這個虛擬擴增實境,沒有這種事,大概原因是在年輕的時候,真的有試過,當時的品質真的滿差的,所以留下不是很好的記憶,所以像之前在世界衛生組織或是世界衛生大會前,臺灣在衛福部自己有辦自己的會前大會,我們大概有十四個國家的經濟體有參加,這是第一次發現最資深的官員都願意參加,而且我們都可以看到他們家裡的樣子,所以這個情況之下,人跟人間的親近感變得非常高,而且他們實際上也發現在臺灣高速的網路頻寬裡面,看彼此是滿清楚的,視訊可能沒有見面這麼多,可能兩分情,但是總比戴口罩一分情來得高一點,所以可以視訊兩分情或者是VR 2.5分情的方式,讓全世界再次感受到雖然是大家都同樣遭逢一樣的克難,但是也可以在這個機會裡面讓全世界團結在一起,解決共同問題的能力,如果要解決問題是世界性的,好比像透過循環經濟來解決氣候變遷,造成的危害等等,或者是假訊息危害等等,都可以趁著這波在防疫的過程中,在防疫的過程中透過凝聚共同體的方式來組織全世界的團體、人脈,當然以前在國際的場合都會說做到觀察員的席位,但是在視訊裡面每個人都是小方框,沒有觀察員的行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