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說,如果整個政治體都能夠在一個個同溫層就事論事的討論裡面,討論原來製作免洗餐具的這些朋友們,當年也是社會企業家,是為了B型肝炎的防治、防疫才投入這樣的免洗餐具製造,現在卻是因為B型肝炎,因為生物科技的進步差不多了,沒有這件事情,吃顆藥就解決了,所以這樣的情況下,他們也在看這樣的產品可以怎麼樣加值、固碳,或者是減少廢棄物的排放,或者是像的材質,比如玻璃做的吸管,玻璃當然很厚,我瞭解,但事實上也可以很透明看到有沒有清洗乾淨,或甚至透過永續循環的時間,自己帶杯子,那個杯子不需要吸管也好,就可以讓這些年輕的倡議者可以跟這些比較資深、有能力製造的這些朋友們一起討論出這個社會要往哪一個方向走,所以我並不覺得同溫層有什麼不好,我覺得重點是不同的同溫層之間,要看到雖然大家的立場不同,但是有共同的價值。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