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當然理解,只是我覺得這裡面你提自己的協帶,把自己提起來,主要是要仍然找到某件事,這個消費者像你剛剛提到的糖尿病的情況,這個消費者從他的角度來講,有人來提醒他,這個是不可或缺的,這個必須是剛需,不是我參加好像寶可夢,一下子覺得很開心,然後就不玩了,而是我要跟一個狀態共處,我時時刻刻希望不要從亞健康變成真的生病,只有這個情況才可以真正做。也就是有一群互助會,而這群互助會裡面技術只是來幫助這個互助會更彼此信任,因為你剛剛講的形狀比較是一開始的信任不存在的,大家各搞各的,我們只是想要節省大家的管理成本,但是我覺得節省大家的管理成本並不是剛需,這個成本並沒有很大,這個是同一個數量集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