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覺得只有轉發的功能,指揮官說媒體是偵探一樣,就很像疫調做不到的事情,有時要媒體做得到,他就說是不是要分享一些最基本的公衛免疫學的方式,各位專業的媒體朋友才可以跟我們用術語溝通,好像也可以變成疫調人員的一部分,當時陳建仁副總統真的錄了一段線上的公衛基本知識。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