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於是在大家緊張的時候、恐慌的時候,專門找一個看起來不像我們的去攻擊,看起來不像我們要結構性解決,我覺得必須要透過更多的設身處地,像台北車站大廳,你說不滿意的人,他現在不太敢講,那很好,這個意思是他們本來提出來的那些東西,其實並沒有理論基礎,也沒有什麼實質的,就是歧視的感受而已,並不是真的可以講出車站大廳再做什麼變化可以更好,而是純粹覺得不值得為他們做這些事,我覺得大家越朝著只要在這個土地上的人就要參與關於他們事情的政策,也就是所謂的開放政府,其實越不會歧視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發生。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