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很多公共藝術都是喜憨兒畫出來的,他們看世界是像梵谷看世界的方式,後來發現他們畫出來的東西,反而我們畫不出來,一般想到喜憨兒是烤麵包或者是烤餅乾,都有很既定的印象,所以要想一些別的聯想,當然烤麵包還是很棒,好像不能變成很像有點像不是原住民族就一定要唱歌的道理,有些先天很棒的部分,但是我想每個的個體差異、主體性、選擇也是非常重要,所以我覺得可以多想一些除了繪畫之外,有沒有別的,特別是他們來做會不錯的一些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