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反求諸己的話,就會覺得現在只是提一些可行的方案,但最後的完成是要靠全民、所有人,一旦是這樣的態度,就比較像網路治理的精神,就把可能性留給未來、所有人、共同設計者,甚至也不會再有設計者跟使用者的分別,大家都是共同創作者的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