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剛提的比較像急於擺脫一個問題,就是無論如何先應付過去再說,我覺得可能是平常比較沒有跟問題的多個方向相處的心智上習慣,所以你就不會覺得是新朋友,反而會覺得很像來搗蛋的,所以我覺得一方面也是看心理的空間多寬,如果一個地方的面積非常大,就算搬來一些新住民,你會覺得是新朋友,但是如果心智空間就已經非常狹窄,硬要塞一個過來就快要爆炸的感覺,你在採取調和的這種立場時,真的多深入參加各種不同的立場,也就是選每邊站,可以只是很程序性每個人給五分鐘,這樣講也是說給每邊站,但是如果真的可以去體會的話,主要的工作是發生在內心的,內心的空間會變大,當每個新的立場出現的時候,會覺得可以容納得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