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也開始慢慢理解到其實說不定這並不是第二個外交,說不定這不是第二軌外交,這是第零軌外交,意思是先於、而不是落後於外交部,這個也是外交部實際有派人來之後,我們很具體討論,好比像我們社群朋友幫東京都做防疫的看板,那個看板就有很多社群朋友一起幫忙翻譯,這個翻譯絕對不是因為我們的大使簽了什麼東西,而是本來就是跨國界的社群,我發現他沒有把繁體的體翻改好,我就改了個字,當然這是社群的朋友先推文、市議員、東京都知事,她現在連任,所以看起來最後有第一軌外交的效果,但事實上完全是在開放的社群發生,所以這種協作的跨國界是來自於我一開始並沒有主張我是政委,我只是一個個人的參與者,我改這個字有道理,並不是因為我的身分有道理,當然我的身分最後會被發現,到最後也看起來有第一軌外交的成果,我覺得唐鳳的身分先於政委這個身分,是在國際的場合是如此。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