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只有很嚴肅的人來討論的話,一方面不太可能真正改變大家對於競選的想像,二方面也沒有辦法形成大家都是媒體工作者的感覺,就會變成鄉民跟記者中間會有距離,記者就是專業的新聞工作者,鄉民就是貶低或嘲笑記者,這個也是有,當鄉民變成當一日記者感覺的時候,他們跟新聞工作之間的距離就變近了,不是公共服務工作者才需要這種歡樂正當性的天理,其實任何的專業工作者都需要。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