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之事本來就是很有趣的事,如果老一輩的朋友在戒嚴時代,他們會特別說不要碰政治,所謂白色恐怖是建立在談論公共事務就會有不利影響的這件事,這還是完全沒有從臺灣社會消失,比我年紀大的都知道我在講什麼,就算比我年紀輕的,因為家人關係多多少少也會受到這個影響,我確實是比較有意的想要營造出一種談論公共事務是很有意思的,所以我想快速反應、要用公平的包容性,這個沒有人會反對,但是我特別加上了樂趣上去,就是要強調其實有創意這件事不需要很嚴肅,政治也不是只有很嚴肅的人才可以注意。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