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會看到的是,雖然在關乎全民的事情上,中央部會現在要找到完全抗拒這種開放協作,已經大概找不到了,但是在地方政府的層級還是有很多努力的空間,而且不是我自己能夠管得到的地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