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講,使用相同的協作文化、語言、空間,並不是要推動特定的事情,而是本來民主是不同的想法到達相同的價值,透過一些創新把這些價值更能夠實踐過程,所以我不覺得公部門跟民間在這方面有任何不一樣,唯一的差別只是節奏,所以如果公部門的節奏可以跟得上的話,民間的創意可以很容易進入公共政策,如果公部門跟不上,你想防疫的記者會是一個月開一次,而不是一天開一次,或者是如果記者都不能任意發問,而是事先唸聲明稿之類的,就沒有融合民間創新的能力,就是陳指揮官採用了直播、任何人可以即時提問,完全不設限,任何人問就算刁鑽的問題,都會說一起想一想、教教我的這些態度,就確保這個民主可以深化,這個是對我個人看起來這樣的節奏有好處。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