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我們的每位國手都有配輔導員,來輔導心理狀況,確保不會太難過、太有壓力之類的,因為現在輔導員的制度是由理解學長姐的國手來擔任輔導員,我們自己是國手,會覺得我的學長姐來擔任我的輔導員,才不敢跟他講我的心理壓力,因為是我的指導老師之一,但是我們也覺得學長姐擔任輔導員也是必要的,因為有經驗可以傳承給選手,但是我們有討論過建議可以擴編一組可能是專業的心理輔導人員來協助選手,像壓力太大的時候,或者是跟老師吵架的時候可以幫助他們。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