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上剛剛已經講了就是綠色能源,不管是對碳要做怎麼樣的金融處置,或者是權證要到什麼地步,要多做市場的力量進來或者什麼,如果他們沒有碰到技術問題的話,我也沒有特別幫他們,像你剛剛講的場景,像僑委會可能是在國外的人員,他們是關心最多的,外交部也很多等等,但是可能只有在之前,好比像口罩要怎麼樣限量出口的時候,系統上出一些狀況,他們來問我們,也會做一些設計,也就是有沒有要領的口罩配額捐出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