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委有幫我們詮釋《遠見》新一期的共生的概念,不管是國際共生或是世代共生也好。您剛剛提到一個東西,我們滿想問您的,因為您上任之後,多半在社會實驗創新去辦公,在那個office裡面,是非常多不同部門的相關公務人員借調過來,大家一起協力、解決一些問題,我們一直都知道公部門也好,連我們在私人部門也好,部門跟部門間總會有一些本位主義、專業上的傲慢,您是如何突破這個藩籬跟高牆?這麼長的時間以來,您覺得那個高牆跟藩籬有被打掉?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