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於標示的部分大家也討論很多,像不同的程度需要不同的規範,不管是針對場所或者使用方式,剛剛各組都有提供一些情境來參考,在宣導面,覺得這塊有非常大的空間可以著力,不管是必須考慮到世代差距、城鄉的差距,在宣導上的策略要有很細致的面向來處理,今天很大的重點並不是這些事情都是由患者來承擔、宣導,或者是對患者宣導,而是更廣泛一般大眾都可以理解到我們所身處的社會有很多不同差異的族群,不管是在疾病上或者是在各種性別、障礙等等,因為我聽到大家都有用「友善」的詞,其實是因為人群的種類是非常非常多元,我們更進一步的社會、象徵是不是針對不同的族群有一些差異的做法,不單單只是由政府單方面的拘束力下去,而是民間自己也意識到,這個才是真正可以到包容、友善的社會,非常感謝第二組附議人有報告到很重要的方案,比如我們想像民間現在已經有做一些自己通報一些不同的資訊或者是地圖,是不是也許上游、中游、下游的廠商,讓資源共享、資訊更公開的話,是不是有些事情不只是單靠政府來做施力,而是跟民間協力之後,讓大家在自己的處境上找到更適合自己的做法,其實我們辦公室長期在做開放政府相關的業務,我們有一個活動,就叫做總統盃黑客松是可以找民間的人一起來提案,然後找到一些解決社會問題的方式,但是並不是政府自己閉著頭來做,而是民間參與一起發想才可以想到很好的解法。我們並不會給這個議題結論,這個議題一定要怎麼做或者是不怎麼做,而是會停留在剛剛三組報告的內容,會給主辦機關來參採。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