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到一個,像我的小孩子三歲來上幼兒園,對於成年人的蠶豆症來講,他們可以保護自己,因為知道自己是患者,他們有這樣的體質,但對於從小送托嬰或者是從小上幼兒園的小朋友還不會表達,縱使已經四歲了,不能吃蠶豆症跟不能聞到樟腦丸,但是他不知道為什麼,他只知道不可以,這種東西是必須要長期溝通跟教育,他們沒有選擇權,如果他的同學、所處的環境裡面,可能遊覽車、校外教學,或者是學校裡面使用了萘丸,長時間待在那個比例空間來講的話,那是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我們沒有辦法跟著二十四小時保護他,這個是身為家屬的擔憂。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