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們都是這方面的高手。之前常常有人提到在宅醫療、對社區給付之類,都是建立在那個社區是強烈的共同體,但是這個真的不多,我從小大概是十歲是在花園新城,而且長大也知道路,但是我那個時候小時候覺得大家一起來辦幼兒園、一起來做花蟲季,甚至發行社區貨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後來長大之後才發現全臺灣有沒有十個社區這樣做在那個時候,這個是社造的理想,但是很難橫向組織。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