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例外的狀態,不受法律保護之人的狀態,但是事實上我覺得像在做移工參與式預算或者是這些,因為我看到你們有邀夥伴,就是這些公參題目的時候,就是平常最沒有投票權的人就是最需要的人,有投票權的人,在地的議員、里長多少要照顧你,你越沒有投票權、參與權,應該是優先照顧或者是討論的,總之就是因為這樣子,所以想到這個組織。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