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如果現在沒有獨立專責機關,就會變成我們公部門自己調查,說不定寫出來的報告一模一樣,但是沒有相同的正當性,因為沒有社會部門的人參加。所以一個獨立機關當然都是社會部門的人,這跟性平會一樣,性平會超過一半是社會部門,他們按照設計是社會部門比公共的多,所以做出來的東西有正當性,我們還是照做,像好比性別影響評估並不是不做,而是有一個社會部門過半的委員會,給予性別主流化的正當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