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為何還是吃蛤蜊或者是蚵仔煎,太白粉配牡蠣,那是因為牡蠣基本上沒有類似我們中樞神經大腦的單元,目前的科學研究也覺得牡蠣沒有辦法感覺到我們會感覺到那種受苦的感覺,所以對我來講比較接近於植物,當然如果你到隔壁看到我在吃飯,有時會看到我在吃有點像牛肉漢堡或者是牛肉麵的東西,不過那個是未來肉,其實素的材料,但是把它組合成吃起來跟牛肉沒有什麼兩樣的感覺,所以也不是討厭那個味道,而是想要吃好吃的感覺,過程中可以稍微少造成一些痛苦,就是這樣子。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