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做的事情可能不只這樣,像以前我們曾經在台北車站有一個廣告燈箱,刊登威而鋼真正的偽藥辨識,因為威而鋼的包裝上有投資做雷射標籤,確實有達到一定的效果,但是後來有一些肉毒桿菌的廠商,就看到既然輝瑞也可以做這樣的燈箱廣告,也仿效可以做,所以會變成很多人濫用這樣的東西,導致衛福部後來就說即使是這種藥辨識的宣導廣告也被禁止。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