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們已經有做,但是效果不好,因為如果點進去偽藥網站看,會發現他們做的很逼真,例如拍輝瑞公司在臺灣的建築,在網站裡面甚至還做讓消費者混淆的真偽辨識,甚至連台北市政府都搞不清楚,曾經發函問輝瑞為何在網路賣藥,連台北市政府都搞不清楚這個是誰的,但是我們沒有本身去制衡它。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