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距離。很像投影一個什麼,最近真的有一個人投影什麼在很大的牆上,那個牆上還是要……那個牆還是有本來的東西,但是你可以透過投影去坎普它,可以過度肯定式的擬仿它。做這些事情,雖然沒有真正改變投影幕那一棟大樓——我講的是中環,不是別的地方——但你可以透過創造的投影,來顛覆它的意義。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