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你是說分子等等,像你一開始講的文化、多元、開放性,這個很重要,就可以把結婚平權的歷史,我們到達結婚不結姻的社會創新來跟大家分享,其實像在東亞,尤其東北亞像LGBTIQ+的這一些行動者,他們聽到我們竟然找到一種方法可以結婚,但是不結姻,他們也覺得從來沒有往這個方向想過,他們往這個方向一想,就像剛剛講的這一種符號重新扣連,就知道怎麼樣跟長輩遊說了,就是說你看:「這並不是兩個家族的事情,而是兩個人的事情」,這個在日本,冠姓都還沒有解決的地方看來,毋寧是彎道超車的方法,可以完全不去想家族,然後就來處理同婚。我的意思是:看他在意什麼就看那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