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覺得他很純,不是「這批很純」的純,就是說我覺得他用的metaphor都是很普世的,他很少用那一種你只有在特定的社會情境在能夠瞭解的,所以意思就是說很多倡議形的歌手等等都是對不確定的人,但是我覺得Leonard Cohen是在對全體的人,有一種普世的這一種感覺。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