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靈感出現的時候,並不是形諸於文字的,是把腦裡有的符號界的東西去用新的東西安排,讓他去跟你的imaginary重新扣連,就是重新扣連才是重點,你把它寫成文字,那個是謄寫出來的東西,扣連發生的時候可以完全用象徵的方式發生,事實上大概也只能用象徵的方式發生,所以我會覺得重點倒不是那一些文字,像另外一篇採訪也說如果有一些會議的文件要消化的話,我就是在睡前就是用這一台快速掃過,但是在腦裡不下判斷、也不發出聲音,就是讓這一些視覺訊號進入,然後我就去睡,醒來的時候常常會有一些洞見。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